太阳城官方网>新闻焦点 >亚博能提款,中国数学第一人:一己之力令中国数学进步十年!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20-01-11 16:55:52
亚博能提款,中国数学第一人:一己之力令中国数学进步十年!

亚博能提款,中国数学第一人:一己之力令中国数学进步十年!

亚博能提款,只有数学最容易

我只能学数学

关于国外的数学家我们已经写了很多,今天小天就跟大家讲讲咱中国的数学家!

小学只上了一天

1911年10月28日,陈省身出生在浙江嘉兴秀水河畔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陈宝桢长期在外工作,因此他是由祖母带大的,他的祖母十分宠爱他。

直到8岁那年,陈省身才被送去市里的县立小学上学。不过,在上学的第一天,陈省身就看到有位老师拿着戒尺打学生的手掌心。。。

受到惊吓的陈省身表示打死都不要去上学了!

而且他祖母也怕他受欺负,希望他自然成长,所以就带他回家了。。。

所以,陈省身小学只上了一天!!!

数学天才的跳级之路

不过,虽然陈省身不去上学,但他有在家里自学。

那一年,他父亲回家过年的时候教了他一些简单的计算,之后陈省身无聊就自己拿着家里的《笔算数学》看了起来。

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数学!

第二年他就已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秀州中学(当地最好的中学),成为了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那时的陈省身已经会做一些比较复杂的数学题了。

1923年,由于父亲工作变动,举家迁到天津,陈省身就进入了当地的扶轮中学读书。

在扶轮中学,他在数学方面的天赋也是展漏无遗,深受校长以及众多数学老师的喜爱。

1926年,陈省身在扶轮校刊上发表了七篇文章。

就在这一年,15岁的陈省身已经连跳两级从扶轮中学毕业,并考取了南开大学本科,其中,数学成绩排在全校第二。

我只能学数学

不过,在南开大学,陈省身之所以选择主修数学,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本身数学能力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又被吓到了!

原来,在入学的第一年(第一年不分科),当时条件有限,实验所需的试管都要自己烧制。有一次陈省身的助教帮他烧了一个试管,他看到试管上面有些灰尘,于是就拿去想要用水洗干净,结果,试管就爆炸了。。。

再加上他的助教又是出了名的严厉,外号“赵老虎”。。。

受到惊吓的陈省身第二年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数学系!

当时,南开大学数学系只有一位老师,就是姜立夫。

姜立夫十分欣赏陈省身,还专门为陈省身开设了很多(当时认为)更高深的课程,如线性代数、微分几何、非欧几何等。

他教学态度严正,循循善诱,使得陈省身感觉读数学有无限的趣味以及前途。

60多年以后,陈省身回忆起这位恩师时说道:我从事于几何大都亏了我的大学老师姜立夫博士。

确定了一生的目标

在南开大学毕业后,陈省身觉得学数学还不错,然后就来到了清华大学深造。在清华,他确定了自己研究方向——微分几何。

微分几何的正确方向是所谓“大型微分几何”,即研究微分流形上的几何性质,它与拓扑学密切相关。然而,当时对于微分几何的系统研究,才刚刚开始。

陈省身十分憧憬,却不知如何入门。

直到德国数学家、汉堡大学教授布拉施克来到清华,做了一组题目为《微分几何的拓扑问题》的演讲,演讲的内容深入浅出,使陈省身大开眼界,还萌动了去汉堡读书的念头。

1934年夏,清华研究生毕业,陈省身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公费留学的资格,于是,他决定远赴德国汉堡大学向布拉施克求学。

1935年10月完成博士论文《关于网的计算》和《2n维空间中n维流形三重网的不变理论》,并于1936年2月获科学博士学位。

这时的他还得到中华文化基金会的资助,可以继续在国外学习一年。他接受了布拉施克的建议,决定去巴黎找埃利·嘉当。

嘉当是巴黎大学的几何学教授,他为人十分和蔼,深得学生喜爱。在他办公时间,学生想要见他一面的话需要排很久的队。。。

不过,陈省身由于对嘉当数学思想的深刻理解,令嘉当十分满意,于是特许他隔周去他家一次。

对于每次难得的面谈,陈省身都全力以赴,就这样在巴黎艰苦奋斗了一年。

德法之行奠定了陈省身一生学术事业的基础。

1937年,陈省身离开法国回国,受聘为清华大学的数学教授。后因抗战随学校内迁至云南昆明,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合组的西南联合大学讲授微分几何,开始了他的教学生涯。

那时,陈省身周围聚集了一大批优秀的学生,数学系有王宪钟、严志达、吴光磊等,物理系的有杨振宁、张守廉、黄昆。

陈省身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是我一生的幸运。尤其幸运的是这些好学生对我的要求和督促,使我对课材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1942年,美国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邀请陈省身前往访问,当时大战犹酣,去美途中有很大风险。不过,陈省身执着于自己的理想,想要在普林斯顿干出一番事业来,次年,便搭乘美军飞机辗转赴美。

在普林斯顿期间,陈省身接触到很多世界顶尖的数学大师,时常和爱因斯坦讨论包括广义相对论在内的各种课题。。。

他还完成了改变国际数学届的两个工作,一是要证明高斯-博内公式,二是创造一个研究整体几何的新方法。

就是这两篇划时代的论文:《闭黎曼流形的高斯-博内公式的一个简单内蕴证明》、《hermitian流形的示性类》。

而著名的“陈省身示性类”,对整个数学界乃至理论物理的发展都产生了广泛而又深刻的影响。

1946年初,《美国数学会通报》发表了陈省身长达30页的重要论文《大范围微分几何的若干新观点》,标志着陈省身作为现代微分几何领袖的历史地位已经来临。

中国成为数学大国

1946年,他回到中国,在姜立夫的推荐下,他建立了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陈国才、王宪忠、吴文俊、杨忠道、严志达等都是他的学生。

1978年,在美国的请求下,他在伯克利大学建立了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他当任第一任所长,伯克利大学数学系也在那时候崛起成为世界数学中心。

在伯克利大学他也带出了一个叫丘成桐的学生,就是那个第一个拿了菲尔兹奖的华人。

在1980年,陈省身提出了一个目标,“在二十一世纪中国成为数学大国”,震惊了整个中国。

接着在1983年,陈省身回到中国,创办了南开数学研究所,此时陈省身深情地说:我把最后一番心血献给祖国,我的最后事业也在祖国。

我要为中国数学的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2004年11月2日,经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下属的小天体命名委员会讨论通过,1998cs2小行星被命名为“陈省身星”。而国际数学联盟(imu)特别设立了“陈省身奖(chern medal),用来纪念陈省身在数学上的卓越贡献。

后来,有人问陈省身:为什么能成为享誉世界的数学家?

陈省身是这样回答的: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