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官方网>中奖新闻 >pt累积奖池,政变失败,是不是土耳其现代化最后希望的破灭?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20-01-11 11:11:34
pt累积奖池,政变失败,是不是土耳其现代化最后希望的破灭?

pt累积奖池,政变失败,是不是土耳其现代化最后希望的破灭?

pt累积奖池,2016-07-19 henry_zh 时拾史事

土耳其军人政变是有传统的。除了发生在上周五的那次以外,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还发生过6次,分别是1960年,1971年,1980年,1997年和2007年和2010年。

1960年、1971年和1980年和1997年的军事政变都取得了成功,这四次军人干政事件后,土耳其的国内政局都很快在军方的主导下恢复正常,军方也在很短时间内将政权归还给文官政府。

居尔

2007年的军事政变并没有真正实施,事实上那次也无法被称为传统意义上的军事政变,当时土耳其总统选举正在进行,具有浓厚伊斯兰宗教色彩的竞选人居尔在选举中领先,但军方认为居尔的施政方针与土耳其在建国后坚守奉行的政教分离以及民主自由的方向偏离,因此正式警告居尔退出总统竞选。但居尔即使在这样强大的压力下依然赢得了总统选举,军方发出的警告没能发挥作用,因此这次对土耳其总统竞选的军方干预被视作一次失败的政变行动。这一次的失败意义重大,它预示着军方作为土耳其民主自由现代化的守护者,在于以文官政府为代表的土耳其伊斯兰宗教势力的角力中,态势发生扭转,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军方开始处于下风,也由此文官政府开始清洗军队内部管理层,一部分军人也开始与政府势力妥协。至于2010年的政变,则是在发生之前走漏消息,因此被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扼杀在了萌芽中,多名参与策划政变的军方人士遭到了清洗,正是那一次失败的军事政变,在现在看来可以被视作土耳其政权伊斯兰化的重要里程碑。

在通常情况下,军人干政总意味着独裁,但为什么土耳其的军方一直被视作土耳其民主自由和现代化以及世俗化路线的守护者?土耳其同那些香蕉共和国不同,土耳其的军队,在这个国家的诞生前以及诞生后,就被其建立者赋予了守护这个国家基本发展路线的荣誉和职责,这其中的渊源,还要从19世纪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说起。

众所周知,1453年奥斯曼土帝国攻占君士坦丁堡(即现在的伊斯坦布尔),继而迫使欧洲开辟新航路,世界进入了大航海时代。而当时的土耳其人国力强盛,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与欧洲基督教势力抗衡的伊斯兰政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独裁权利的腐蚀,整个帝国开始渐渐变得糜烂而羸弱。终于在19世纪中后期,由于国力孱弱,大量的国土流失并且许多原本处于统治之下的少数民族脱离帝国独立。

如果说当时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那么土耳其被称为“西亚病夫”就简直相映成辉。也和中国一样,面对着世界现代化的压力,土耳其也曾经试图进行过类似中国洋务运动的器物层面的现代化改革。1839年,土耳其当时的苏丹马哈茂德二世颁布了坦志麦特法令,土耳其走上了现代化的道路,土耳其开始从服装、军事、农业、工业等角度学习西欧。土耳其学习西欧的样式,建立现代化军队,银行业,以及大工厂。然而,这种不涉及根本问题的改革,对于改变土耳其的处境毫无帮助,反而给了国内的反对力量以空间。

奥斯曼帝国是建立在伊斯兰教基础上的政权,在长达几百年的统治中,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伊斯兰教——这种天生的信仰,都对土耳其的广大平民阶层产生了深入骨髓的影响。而伊斯兰教天生的反现代化倾向,又加速了土耳其的腐败和衰落。

由于之前的“坦志麦特”时期对于思想的松绑,土耳其产生了一批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新土耳其人”。他们认识到,仅仅在器物层面模仿西方是不行的,于是他们开始运作君主立宪。1876年11月23日,由“新土耳其人”撰写的土耳其“坎宁厄—艾沙西”(土耳其语意为基本法)颁布,开始想民众传播自由、民主等观念。

1876年曾发生过军事政变,军人推翻了苏丹阿卜杜勒阿奇兹,继任的穆拉德五世是个白痴,短短几个月后再遭废黜,终于,在万众期盼中,1876年的12月23日,阿卜杜勒安米德二世宣布实行君主立宪。

时间慢慢推移。在19世纪的一百年中,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从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超级大帝国,随着民族独立运动以及西欧以及俄罗斯等列强的挤压,衰败成了一个仅仅控制博斯布鲁斯海峡两岸这块弹丸之地的小国。

虽然已经是落架的凤凰,但奥斯曼苏丹肯定不会认为自己不如鸡。随着20世纪初欧洲局势的波诡云谲,土耳其被卷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且,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损失惨重。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旧军人凯末尔建立土耳其国民运动。在凯末尔的带领下土耳其赢得了独立战争的胜利,1922年11月1日,苏丹制度被废除,最后一任苏丹默罕默德六世于1922年11月17日离开土耳其。在军人凯末尔领导下的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在1923年签订《洛桑条约》得到国际社会认可。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成立。

这位领导并建立土耳其共和国的将领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恰恰是土耳其近代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从有土耳其共和国至今,凯末尔主义始终是土耳其国内政坛最重要的影响力。

由于奥斯曼帝国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苏丹政权只愿意建立一套与他的统治合法性没有冲突的伊斯兰教法体系。在这套体系中,最广大的民众除了古兰经之外并没有其他学习知识的渠道。虽然中世纪伊斯兰教文明灿若星河,但是这仅仅是一小部分贵族精英的特权。在几百年的统治下,土耳其最广大的民众对于伊斯兰教以及伊斯兰教法的尊奉深入骨髓。

凯末尔在通过运用军事力量建立土耳其共和国之后,如何改造这个腐朽衰败的大帝国是他面临的最大的问题。而这个大难题中,凯末尔认为,如何遏制宗教势力,启发民智,加速现代化,才是土耳其唯一的出路。

凯末尔

凯末尔对于土耳其的改造从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是政治,1923年9月,凯末尔建立人民党,1924年4月,土耳其大国民议会通过新宪法,确立一党制,11月,人民党改名为共和人民党,由总统兼任主席,总理兼任副主席。由此确立了党国体制。自1923年到1938年凯末尔逝世,凯末尔一直担任土耳其总统,党主席和武装部队总司令。

其次是司法,凯末尔在废黜苏丹及其体制之后,同时还废除了被伊斯兰世界视为神圣法典的伊斯兰教法——沙里亚法,撤销沙利亚部,废黜伊斯兰教长,关闭宗教法庭,停办宗教学校和经院,颁布依据西方国家法理制度为蓝本而制定的新民法等,确立世俗化和政教分离为土耳其的基本国策。

土耳其传统女性服装

更重要的则是文化。凯末尔首先在土耳其推行服饰革命。如今如果您去到土耳其,你就会发现土耳其男性酷爱纯黑色西服,即使样式老旧或者颜色单调,但是土耳其男子中着西服比例奇高,而穿西服的人中,纯黑色西服又占了很大比例。这是因为凯末尔为了推行“去伊斯兰化”,鼓励民众仿照西方的生活方式,他自己也带头脱下自己的军装,转而穿着西服。凯末尔身着黑色西服的照片或者画像在土耳其的街头巷尾处处可见,受凯末尔的影响,土耳其男子的服饰渐渐从旧式的伊斯兰服装,改为西式服饰。同时,女性的服饰改革比起男性,更为头疼。大家都知道,根据伊斯兰教规,女性必须穿长袍戴头巾,凯末尔深知服饰对于人有着远超审美意义上的影响。他立法禁止土耳其女性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这一禁令被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废除,这被视为对凯末尔世俗化的国策的重大挑衅。除了服饰,凯末尔在文化上的“去伊斯兰化”的努力还包括语言文字。1928年5月24日,土耳其大国民议会通过立法,以国际拉丁字母取代阿拉伯字母,11月3日,又通过立法规定不允许公开使用阿拉伯字母。

凯末尔的一系列改革是具有一定作用的,但是,这依然很难撼动数百年伊斯兰政教合一所沉淀下来的文化土壤。凯末尔也深知这一点,于是,他在自己最嫡系的力量——军队中,大量吸纳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精英,在土耳其军队内部确立始终坚定世俗化方针的意识形态,把土耳其打造成了一支特别的力量,不仅是国家安全的守护者,更是土耳其自由民主和世俗化体制的忠诚卫士。

但是,这样一来,恰恰更加速了社会精英同广大社会民众之间的割裂和对立。1950年之后,代表土耳其世俗化力量的凯末尔的共和人民党就再也没有赢得过国家大选,这就是人民对于世俗化不支持不理解最好的注脚。而在1950年之后上台的文官政府,一直试图将土耳其拉回到政教合一的旧轨道上来。也正因此,土耳其军队才会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在每次文官政权试图把土耳其再次宗教化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捍卫凯末尔建立的世俗化和现代化的基本路线。而且每次都在很短时间内又还政于民,绝不越雷池半步。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军方的实力早被文官政府消磨殆尽。这次政变,即使在军方内部,都没有达成共识,而埃尔多安的“民选”背景,以及北约成员国领导人的身份,又让西方各国投鼠忌器。虽然大家都知道,在如今的世界局势下,中东需要一个世俗化的稳定的土耳其,欧洲需要一个世俗化的稳定的土耳其,世界更需要一个世俗化的稳定的土耳其。可惜,这一切都为时已晚。

但是,我们也不必过于悲观,哀兵必胜,知耻而后勇,可能这一次政变失败后埃尔多安即将实施的大清洗会造成军方更大的反弹,也许,土耳其军人们会再一次站出来,履行他们古老而荣耀的使命。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香港电影圈黑帮往事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里?

影像记录“华山论剑”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时拾史事是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时拾史事读者群号 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
 
随机推荐